宿松站
首页
举报
注册
登录
 
安徽宿松:扎根教育沃土 情洒扶贫之路

今年52岁的宿松县北浴学校教师张敬亭,自1987年参加工作以来,33年时间里,始终扎根山区教育事业,奉献了整个青春和满腔热血,被同事们亲切地形容为“北浴学校的老黄牛”。2018年来,在脱贫攻坚战中,张敬亭作为一名帮扶联系人,在帮扶过程中,铁肩担起为民责,再一次展现了他对贫困学生和贫困家庭矢志不渝的关怀,对山区大地的深深眷恋。

给予贫困学生温暖

“张老师现在带的这个班,情况非常特殊,他付出了很多心血,也受了很多委屈,但张老师任劳任怨,兢兢业业,把这个班教得很好。”提起张敬亭,北浴学校校长洪凯华感动地说。

张敬亭现任北浴学校801班班主任兼语文教师。801班现有21个建档立卡贫困户子女,占到班级学生数的一半。这也正是洪凯华所说的特殊情况。

小博便是其中一员。小博1岁多的时候父母离异,寄居在外婆家里。由于家庭教育的缺失,小博的自我约束力非常低,经常晚上熄灯就寝了还大吵大闹,犟脾气上来的时候谁都敢骂,不服从老师管教。张敬亭总是苦口婆心教导他,安抚他,希望孩子能够顺利成长。

“尽管孩子有些调皮,但也有令人值得同情的地方。大冬天的还脱赤脚,我看着就于心不忍。”张敬亭说。

于是,张敬亭到商店,自己掏钱买来一双崭新的棉袜,亲手替小博穿上。孩子没有说什么话,但眼睛里闪烁着感动的泪花。

小博的家离学校大约有5公里的路程,以前放学回家,小博总是靠步行走完这5公里崎岖的山路。知道情况后,张敬亭每周五放学的时候,都会悄悄将5元钱塞给小博做路费,让他坐车回家。

“孩子是懂事的,一段时间交往下来,小博现在性格变得好多了,我说的话能听进去,也有更多的心思花在学习上了。”张敬亭欣慰地说。

控辍保学和学生资助是教育精准扶贫的重要内容。在张敬亭的努力下,他所带的班级无一名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或学习困难而辍学,21名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每学期全部享受到了国家资助资金。

照顾贫困老人生活

北浴乡四吉村余仓组的吴正德是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。2016年吴正德突发脑溢血,留下后遗症,长年卧床。由于行动不便,吴正德只能在床边放一个马桶解决大小便。时间一长,房间里味道很难闻,严重影响居住环境和生活质量。

张敬亭第一次来到吴正德家就发现了这个问题。他二话不说,就把马桶拿出去倒掉,并清洗干净。之后,张敬亭多次上门,都做着这件事。吴正德的老伴看到张老师都亲自动手,也不好意思,每天主动把吴正德的个人卫生搞好,让老人过得舒服。

为全面提振贫困户的精气神,改善贫困户家庭环境,提升群众幸福感和获得感,每次入户走访,张敬亭都会帮助贫困户一起打扫卫生,整理内务,擦洗灶台,清理厕所,不怕苦、不怕累,使帮扶对象家里做到“四净两规范”,用实际行动拉近了与贫困群众之间的距离。

北浴乡四吉村吴桂开也是张敬亭结对帮扶对象之一。吴桂开有支气管炎、肺心病等老毛病,经常引发咳嗽。张敬亭每次入户走访,总会给他带些药物,耐心细致地叮嘱他平时生活起居的注意事项。通过这些小事,拉近了距离,张敬亭的帮扶工作总能顺利有效开展。

“每次从贫困户家门口经过,他们都热情地跟我打招呼,邀请我喝茶。通过帮扶走访,我们像亲戚一样,让我也倍感温暖。”张敬亭如是说。

带动贫困家庭脱贫

在进村入户中,张敬亭与结对帮扶对象促膝谈心,了解贫困户家中近期的生产生活情况、家庭最近收支情况、存在的新问题和困难,详细询问他们最期盼解决的问题以及下一步的致富打算并详细记录。同时,张敬亭还与帮扶家庭商讨帮扶措施,向他们宣传强农、惠农、富农政策,鼓励他们要坚定信心,根据家庭情况克难攻坚,早日脱贫致富奔小康。

北浴乡山多地少,如何发挥山场的经济效益是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关键。四吉村高湾组的洪荣生家4亩山场以前长满芭茅,几乎没有经济效益。2018年,张敬亭鼓励他将荒山开辟出来,改成茶园,还为他争取到1800元补贴,解决了茶园前期投入难题。

“去年这4亩茶园就产了40斤干茶叶,我卖到了8000元,来年茶树长大了,我家的收入一定更高。”洪荣生信心十足地说。

为了帮助洪荣生家持续增收,张敬亭还介绍改户洪玉兰到村里务工,每天收入100元左右,一年下来,光这一项就有一万元左右的收入。

吴桂开年纪大些,有老毛病,又缺少劳动力,不能像洪荣生一样种植茶园。张敬亭就引导他将自家山场入股汪家寨生态农林开发有限公司,每年获得分红300元。去年,张敬亭鼓励他发展家庭产业,养殖2头土猪,除了获得1200元的产业补助外,吴桂开卖猪肉还有5000元的收入。

“张老师对我家的帮扶作用大,效果好,我很满意,也很感激。我今年准备再多养几头猪,多增收,早致富。”吴桂开说。

在张敬亭的带动下,他结对帮扶的贫困户都已经顺利脱贫,群众满意度大大提升。

“扶贫只有进行时,没有结束时。”张敬亭表示,“我将把帮扶工作摆在与教育教学同等重要的位置来抓,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,让北浴山区的困难学生和贫困家庭有更高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”(何晓)

 
 
[1970-01-0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