宿松站
首页
举报
注册
登录
 
结缘团林村 ——中共宿松县委党校脱贫攻坚帮扶小记

从宿松县城往西北方向驱车约28公里,来到趾凤乡,再从乡政府行车约3公里,中国传统古村落刘家大屋就会映入眼帘。团林村虽然与破凉镇黄大村交界,却没有连接的公路,就是这样一个进出仅一条畅通工程的小村庄,却书写了一个新型的山区小村发展的新篇章。

团林村是一个仅有16个村民组1380余人的小村,村两委成员共4人,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41户468人,全部脱贫。“我村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132户424人,当年脱贫28户70人;2015年建档32户116人,同时退档23户86人,当年脱贫32户139人;2016年建档3户15人,当年脱贫83户261人;2016年团林村顺利通过省第三方监测评估,完成了‘村出列’的目标任务。2017年脱贫1户2人。”团林村党支部书记王金龙介绍:“在县委党校等帮扶单位的大力支持下,村两委研究,确立了‘以种植为主、养殖为辅、种养结合’的产业发展思路,坚持‘公司+合作社+贫困户’的发展模式。龙其是今年以来,县委党校在人力、财力、物力方面全方位给予支持,进一步巩固了脱贫成效,为团林村脱贫攻坚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。”

2018年,作为团林村的脱贫攻坚帮扶单位,宿松县委党校紧紧围绕“一个线两不愁三保障”,狠抓脱贫攻坚成果巩固,选派王志军老师驻村担任团林村扶贫工作队副队长,与村两委一起做好脱贫攻坚工作。同时,根据宿松县委的统一部署,成立县直包保工作专班,由常务副校长汪淑萍任班长,副校长董邦强任副班长,两位教师任成员,驻村入户开展脱贫攻坚核查工作,并督促村两委对发现的问题予以整改。

“老人家你是哪一年的建档立卡贫困户?”“2014年。”“知道自己是哪一年脱贫的吗?”“2016年。”“致贫原因是什么?”“因残,自己的眼睛看不见。”“生活是否吃穿不愁?饮水是否安全?”“自己有手有脚,生活能自给自足,吃穿不愁,饮水安全。”村主任毕加华回忆党校专班按照《宿松县建档立卡贫困户核查表》开展核查时的情形仍记忆犹新,他介绍,但松保是五保户,眼睛有残疾,家住但岭组,一个人住在深山老林,乡村干部考虑到他年事渐高、出行不便,多次动员他搬到山下住,但老人说“习惯了”,舍不得祖祖辈辈开垦出来的“一亩三分地”,舍不得与自己相伴的牛羊。为此,乡村干部给他落实危房改造政策,帮他新建了3间砖瓦房,住房得到了保障。毕加华回忆说,当专班问到“对帮扶联系人是否满意?”时,但松保的声音明显提高,语气急促,脸上的笑容更灿烂,对帮扶联系人一百个满意,说每个月都去看望他,跟他一起唠叨唠叨,解解闷,有时候打电话叮嘱他注意安全、保重身体。谈到对扶贫政策是否满意时?但松保非常满意,始终觉得国家给予的足够多。

按照“认真学、户户到、事事清、不过夜、问题解、回头看”的工作要求,241户非贫困户也是专班核查的对象,灯屋组吴宣周给包保专班留下深刻印象。“初次跟吴宣周打交道是通过电话开展非贫困户核查工作,当问到‘家庭成员中是否有大病或慢性病人?’时,他说有再生障碍性贫血,我一听,认为此病非同小可,进一步了解身体、病情、治疗、费用等情况,事后也从包片村干口中得知吴宣周初中毕业后外出务工,现在湖北黄梅县居住并成家。”县委党校邓楷模说。为确保精准扶贫识别率百分之百,漏评率为零,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、县直包保专班班长汪淑萍带队驱车到黄梅县,登门核实吴宣周反映的情况。通过交谈,查看病情诊断书、费用清单、票据,看到醒目的药瓶,确认吴宣周反映自己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是属实。“根据他的病情可以去申请贫困户,享受健康扶贫政策,降低治病费用,减轻家庭负担。”县委党校副校长董邦强说,吴宣周拒绝了建议,他认为自己身体是不好,经济条件是差了些,但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,因为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。

产业发展是脱贫攻坚工作中的重要环节,县委党校高度重视团林村的产业发展,自觉认领一个帮扶项目。在该村已建成二座60KW光伏电站并持续发挥经济效益的基础上,今年通过成立的宿松县林泉生态农业合作社,帮助解决产业资金5万余元,流转土地种植红心猕猴桃,继续发展村级集体产业,壮大村集体经济。2016年村级集体收入5万元,2017年达10万元,2018年增收15万元。同时,解决一些帮扶资金,通过养殖土鸡给村3万余元,解决户产业问题。今年累计注入帮扶资金12万余元。

在实施贫困户脱贫致富道路上,如何让先富起来的带动其他人致富,团林村刘攀峰给出了答案。说起刘攀峰,他的经历有些曲折惊奇,13岁辍学外出打工,学做过木工,工地上搬过砖,经过多年打拼,在不到30岁的时候,在深圳开了一家家装公司,年收入颇丰,不甘现状的他开始涉足休闲会所和酒店经营,但因缺乏经验、盲目入行等原因,没多久投资的会所、酒店倒闭,亏损达2000万元,一下子将他打拼多年的积蓄亏光了,还欠下外债,从先前的“阔老板”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穷光蛋”,一度成了村里的贫困户。为了摆脱贫困,刘攀峰认为,农村的土鸡是自然散养,土鸡下的蛋营养价值高,城里人最喜欢这种土鸡和鸡蛋,而农村有的是山林,是发展林下散养鸡的天然场地。说干就干,他参加养殖培训,积极向周边养殖能人求教,经过半年的摸索实践,很快就熟练掌握了整套养鸡专业技术。在各级的帮扶下,刘攀峰的养殖规模越来越大,高峰时年出栏5万只鸡,借助朋友圈和电商销售,刘攀峰将山里鸡蛋等农产品卖到了全国各地。刘攀峰也从养殖门外汉成了“土专家”,卖鸡的钱再加上其他山里土特产的收入,让他彻底摘掉了“贫困户”的帽子。虽然自己脱贫了,但是刘攀峰看到村里还有很多贫困户,就寻思如何带动群众共同增收脱贫。“通过合作社和借鸡还鸡的形式,即借出孵化的小鸡给村民喂养,并且出技术,包回收,让大家共同参与养殖,争取把土鸡养殖办成团林村的一个特色产业”刘攀峰说,现在不仅经营着养鸡产业,还种植石斛等中药材,开垦了200亩茶园,成立了云天岭生态农业合作社,产业发展呈现多元化、规模化、效益化。

“县委党校作为团林村的帮扶单位,为团林村的脱贫攻坚工作付出了心血和汗水,团林人民看在眼里、记在心上,不会忘记,团林村在县委党校的大力支持下,各项工作均取得了较好成绩,省市县各级领导多次莅临视察指导,评价较高。”该村联村科干、趾凤乡党委委员、常务副乡长胡锋说,继续与党校专班一起奋斗,做好脱贫攻坚巩固提升工作,努力为全县脱贫摘帽贡献团林智慧。“团林村虽已脱贫出列,但巩固提升脱贫成果的压力还存在,县委党校上下将凝聚全体党校人的智慧,与全体村民一起,齐心协力,共谋发展,确保脱贫路上不漏一户、不落一人。”宿松县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汪淑萍自信地表示。(胡锋  石亚军)

 
 
[1970-01-01]